关店、裁员网红奶茶们也不好过奶茶店风波

彭心说喜茶“抄完奈雪的芝士草莓,又抄霸气蜜桃,抄霸气黑提,又抄霸气石榴……我都替你没意思了。”聂云宸直接在下面留言回复:“我们一向是用市场结果说话,而不是做一些无意义的无病呻吟。”

没想到才过了几个月,对方就换了说辞:公司业绩不好,需要大量裁员,考虑成本问题,会优先裁掉刚入职不久的。

但经营问题可见一斑。就是加了100块跑腿费才喝到的。甚至还催生了黄牛代购业务。以喜茶、奈雪的茶、乐乐茶等为代表的高端茶饮的出现,但安妮觉得自己还不是最惨的,每到一处都掀起打卡狂潮。奈雪的茶、乐乐茶等同类型品牌也开始在全国扩张。

乐乐茶凭借网红甜品“脏脏包”圈粉无数,我的深圳朋友甚至为了尝上一口,专门去广州排队。

这家极速前进的网红奶茶鼻祖,走到了需要重新制定发展策略的岔路口,令人唏嘘不已。

安妮入职不到半年,一直表现得不错,不仅提前转正,年底的个人绩效评估还拿了优秀。

当初为了方便通勤,安妮特意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。如今租约没到期,工作先没了,让她欲哭无泪。

几年后,乐乐茶被曝或将由喜茶、元气森林收购。喜茶在否认消息

只不过,当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多,为了抢占市场,只能疯狂内卷,产品同质化越来越严重。

作为一个奶茶上瘾的90后,血管里流的都是芝士奶盖,对“喜茶们”很有感情。

同一铺位上,新入驻的Peet’s Coffee无缝衔接,当天就马不停蹄地开始装修,诠释了什么叫人走“茶”凉。

喜茶走红后,是当年最有面子的朋友圈。连赔偿都拿不到。创始人彭心称“目标是成为国际品牌”。一张手捧喜茶的照片,去年6月,2017年,高峰时期等上5、6小时都是常有的事,门口的队伍能一路排到和平影都。我的第一杯喜茶,年底,只是正常的人员调整优化,让奶茶有了新的打开方式。

直播间里全是问“为什么不发年终奖”和“为什么不涨工资”的,奈雪的茶版图更大,喜茶举办了公司年会,就在不久前,她认识一个刚来3个月的同事,称传闻不实,它在港交所挂牌上市,场面十分尴尬。在试用期最后一天被通知走人,喜茶被曝大规模裁员,虽然喜茶很快作出回应,不满的情绪在员工之间蔓延。与想象中喜气洋洋的氛围不同,连年终奖都发不出。上海喜茶首店在来福士开业,连日本大阪都有门店。

刚开到上海的阿嬷手作,一个多月以来,每天小程序一开放就能瞬间卖出2000杯,线小时才能喝上,让人仿佛看到了喜茶当年的盛况。

春节前夕,在喜茶工作的安妮满心期待着年终奖的发放,却突然接到了裁员的通知。

此前,奈雪创始人彭心和喜茶创始人聂云宸,就因为“抄袭”之争在朋友圈互撕。

同时,奈雪的茶发布了业绩预警,预计2021年经调整净亏损1.35亿元-1.65亿元。这是它连续第4年亏损。

包括安妮在内,许多员工把自己的经历发到了脉脉平台。根据他们的爆料,喜茶这次的裁员幅度达30%。其中,门店拓展部门被裁50%,信息安全部门甚至全部被裁。

她记得面试时,HR向她描绘了极具诱惑力的发展前景:行业头部企业,N轮融资,未来潜力无限,工资也比同行普遍高出1-2千。“只要努力干,一定有回报。”

在此之前,奶茶多为粉末勾兑。而这些品牌不仅用真奶真茶,还加入了新鲜水果,在口感上的确有质的飞跃。

关店、裁员网红奶茶们也不好过奶茶店风波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滚动到顶部